蒲桔

有些微笑背后是紧咬着牙关的灵魂。

 

以三年为名的拼搏

明年春色至,莫作未归人。
——题记

几乎每天都跟着太阳升起的脚步,我踏上了学校门前那段不高的台阶。太阳总是能准时的从国旗杆后抬出头,洒着一地的金光,照亮着毕业班生略有些疲惫的脸庞。中考已经不远了,体考也早在几个月前结束,师大实验的早晨如今再没有我们奋力奔跑的身影,没有我们跑过时带起的一阵阵回旋的风,没有我们呼哧喘气声音,没有我的赛过朝阳的面庞。

一个多月后,初一的孩子们也再听不到毕业班传来的朗朗书声,经过实验楼时,再也看不到那些伏案刷题的学长们,再也遇不到在车站前抱着书包打盹的初三生,我们的故事,终会终结在六月,衬着夏天的朝气,我们却暗淡的退出这片舞台,为下一届的初三学子们让位,看他们拼搏在同样的地方,取得更优异的成绩。

曾经,我们以为中考还离我们很远,毕竟那是三年。可初一进校时老师的那句:“三年,其实很短”,在不知不觉中我们已经悄悄将它应验。

还记得,在三年前,我们带着无限的希望迈进师大实验,走进这所让我们向往的学校,我依然记得入学那天的朝阳似火,记得那天的银杏叶碧绿如玉,记得跨进班级前那一刻的忐忑不安,记得讲台上老师的音容笑貌。那时,小小的誓言在心中升起——“我一定努力,绝不辜负这三年。”

随着时间在指尖的流逝,时光渐渐打磨了我们的棱角,迷茫了我们曾经坚定的意志。身为毕业生的我们,在这个时候,却也丝毫没有放松了斗志。已经到了初三复习阶段,现在的我们,在课间的教室里,少了点欢声和笑语,多了些埋头苦学的身影;回家的途中少了点嬉戏打闹,多了些互相争执的言辞。我们就这样忙碌起来了:每位同学争分夺秒,各个同学间的竞争力也越来越大,唯恐被别的同学反超了自己。

争分夺秒也不仅是我们,就连班上老师也丝毫不放过任何一点空闲。本来已经打了下课铃,却也毫不动摇的说着:“再耽误你们几分钟。”谁也不想延迟下课时间,但也不好说什么,毕竟心里都清楚,老师也是为了我们好,希望我们能把知识点听得清楚一些。所以也只好瘪着嘴听着,勾画着重点,手里的笔一刻也不停的记着笔记,可脑子里却是惦记着抽屉里压着的那叠厚厚的家庭作业。即使如此,对于老师我们也是心怀敬佩的。课堂间偶尔穿插的几句开导,下课时找同学进行的单独谈话,利用本来也就不多的午休时间为学的不好的同学讲题,给失了动力的孩子们鼓劲,他们付出的很多很多,尽管得到的并不是理解,而是背后的抱怨。很多时候,我们的心总是怨恨的,厌恶中国的教育,厌恶成山的习题,厌恶成堂的测试,老师承受着我们的愤怒,不动声色的将怜悯怀揣内心,摆出刚硬的姿态,说着:“只要学不死,就往死里学。”

带着满身疲惫回到了家,满腔的怨气得不到解决,只好将怒火转移到在家中等候已久的父母,争吵,在这时更多的代替了倾诉。愤恨的摔上门,含着眼泪写着作业,心里塞得满满全是委屈,抱怨着父母不懂体贴,却忽视了房外餐桌上已经变凉的饭菜,看不到每夜睡前整理好的校服叠在床前,听不到出门时的一句“小心”,想不起兜里揣着父母给的零花钱。

敲下这些字,才发现如今我错过了那么多。我们曾经用多少段时光来眺望初三,现在我们站在初三回望着过去,迎接着将来。这是一道并不大的坎,可能是我们太小了,看起来才会觉得初三原来那么巨大,仿佛无可跨越般竖立在我们面前。其实没有人想阻拦我们,只是我们不想前进而已。

剩下的一个多月,我,一定不会留余力的打败它,然后跨越它。最终未来的我会带着胜利者的微笑对着如今的自己说:“初三,我无悔。”

  11
评论
热度(11)
  1. 溯央蒲桔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写的越来越棒了

© 蒲桔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