蒲桔

有些微笑背后是紧咬着牙关的灵魂。

 

白天我再没敢想过你,夜里梦里再辗转,也见不到你。


无论是吃饭时母亲无意间提起的同性恋话题,还是半夜收到的你的消息,时机都太过巧妙了,让我开始怀疑是不是真的有个上帝,把这一切都计划得刚刚好,就像早早地挖好了个坑给我跳。


不跳,左右为难;跳吧,万劫不复。


这些年来,从最初乱撞的小鹿,到最后撞死的小鹿,“喜欢”这种感觉的进化还真是让人唏嘘呀。


大概单恋是写给利己主义的悲歌吧,曲调恢弘,也只敢演给自己一个人听。一厢情愿地谱曲,兴致勃勃地填词,省去中途那些漫长又费力的排演不谈,满含期待地开场,盘算着奏一支含蓄的情歌,希望你能听得懂盘旋其中的——那些压缩了又压缩的——见不得光的心意。然...

  1

2015/12/13

在床上安静躺了一会,大概模糊地记起今天,啊,不,应该算是昨天早上,我是哭着醒来过一次的。

是做了什么悲伤的梦吗,还是遇到了思念的人,亦或是有着委屈的心情,总之我是一点都想不起来了。

记得的只是眼睛闭上也堵不住的泪水,几乎是流着滚下脸颊浸湿枕巾,睁开眼朦胧着,勉强能看清正在泛白的天。左胸口的钝痛几乎快把我贯穿,难受着,挣扎着,想摆脱掉什么的感觉,然后,梦境戛然而止,我又再次昏沉睡去。

那时似乎哭泣是理所因当的事,在几乎没什么情感波动的最近的时间里,有这样的体验我应当觉得惊奇。可哭泣过后我并没有醒来,按理来说该是惊醒才是,竟然哭完又恬不知耻地再次睡下,都不知还说我神经大条亦或是率性自然,如此自然的习惯竟...

  1

15.3.8

我觉得我就像一条寄生虫,在宿主的肉体里苟且偷生。似乎是期盼着这种不上不下的焦躁感的结束,所以期待着死亡,可似乎又因为必须得对这副肉体负起责任来的关系,必须日复一日忍受煎熬,努力活着直到它死去。(如果非要形容这种责任感,那就是虽然期待着有外力打破我生命的平衡,以“意外”的方式让我死去,最好是一招致命一命呜呼,否则如果让我留还手的力气,我一定拼了命也要反击,以捍卫我无聊生命的自尊心。)


似乎十分容易烦躁,因为我是个平凡的人,实在太过平凡,让我想做点什么而使我显得特殊起来都无能为力。我有着平凡的童年,也许是因为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事情,我对它的记忆也几乎是模糊的,对童年几乎为零的记忆也许能成为我变...

  2

为什么要跳广场舞

……有点惊讶。

青果QNGOO:

为什么要跳广场舞

张大妈说,只要我的广场舞步足够快,我就可以把寂寞甩在身后,孤独永远追不上我。

王大妈说,你有没有看见我手里的红扇子,当扇子摇的足够好,你就可以听见时间的声音,像风声一样,很好听,想不到第一次听到的风声,逝去的是我的青春。

赵大妈说,当我和你刘大爷最接近的时候,我跟他的距离只要0.01公分。那时的音乐,是《小苹果》。

李大妈说:在跳广场舞的时候,虽然有时只是逢场作戏,虽然有许多只是雾水情缘,不过没关系了,哪来那么多一生一世。 

孟大妈说:如果有另一个广场,你会不会带我一起走?

吴大妈说:你知道广场舞跟太极拳的分别吗?广场舞,越跳越暖,太...

  373

心塞,睡不着。

无能者的自责?

自责都算不上,有的只是满心的惭愧。

能不能做的更好些更认真些,努力我当然知道。

可笨拙的嘴巴和愚钝的头脑束缚着我的思想,灵魂好像也因为自卑而蜷缩在深处。

再没什么可以把自己从肮脏的辞藻从中拉出。

似乎要溺死在里面了。

又有谁能救救我呢?

期待着自己死而复生吧。

  1 1

“你别再跑了,我已经不会再追了。


所以,哪怕,哪怕一个背影,让我远远的看着你,也好啊。”

  1

也就这么分开了。

他拎着很多的行李挤进了大巴车,这还得感谢身后的那位热心的大妈,尽管她一直向他念叨着自己未出嫁的女儿。他觉得自己现在看上去像个旅行者,事实上也似乎就是那么回事,总之他扛着大包走到了车厢的角落里,一个靠窗的位置,刚好可以看见车外涌动的人流。他伸长了脚踢开座椅前的烟蒂,放好了行李,也就坐下了。

在等发车的那段时间里,他一直哼着一首不成调的歌,断断续续,连接的不是很流利,他却一直哼着,这是她之前谱的曲。他把头轻轻靠在了车窗上,看见车外笑着和他打招呼的大妈,他尴尬的朝大妈招了招手,缩了缩脖子,歌也不再哼了。

司机终于坐上了驾驶位,大巴因为开的久了,跟着发动机哼哧哼哧的晃动着。他拉起了冲锋衣的帽子,学着她以前...

 

2014.5.30

我就这么匍匐在桌上,侧着头看着这个躁动不安的班级。离下课,不,离放学仅有二十分钟,空气中充斥着班里种种人躁动的情绪,它们互相碰撞在空气中,燃烧在心底,最后融进血液里,渗进毛囊,透出皮表,把气氛染的火热。

“青春的味道可并不是那么好闻。”我趴在桌子上闷闷的想。

胃疼。

在这个燥热的夏天,沉睡了三季的胃也开始活跃。粘膜互相搅和着,又在不断分离着,胃液在柔软的肉袋中润滑翻腾,一切运动着的肉块都显得那么热情又有活力,仿佛是在刻意的歌颂这场空前盛会难得的安静黎明,亦或作为是它结束前用来压轴的互动,总之,一切都与我无关。那一具具热情的躯体离我这么近,却是那么远,都不关我的事。它们所谓的激烈的交互,所迸发出的炽热...

  1

……明明满腔埋怨,看了总觉得好像舒缓了很多)

Perhaps.L:

*一瞬间来到夏天,一瞬间来到明天。我只有在回首来路时,才看清时光的匆匆、太匆匆。

*我手里握着大把时间不知道怎么挥霍的年华已经消失了。我还不知道该怎么挥霍就已经把它们挥霍殆尽。


拿到校考的成绩单,看到未来蕴藏着无数机遇和黑洞。我在人声鼎沸中觉得无比凄凉,仿佛看到命运的手在洗牌,毫无规律可循。那是独自参加二十天集训时拥有的心境。

惊觉遥遥无期的毕业竟然就在眼前,黑板上的倒计时屈指可数,我看到的所有画面突然都成了复古的颜色。

课间的冷笑话,男生的玩闹,成叠未做的卷子,和同桌无尽的互黑,和好友对未来的幻想,老师第n遍...

  38

以三年为名的拼搏

明年春色至,莫作未归人。
——题记

几乎每天都跟着太阳升起的脚步,我踏上了学校门前那段不高的台阶。太阳总是能准时的从国旗杆后抬出头,洒着一地的金光,照亮着毕业班生略有些疲惫的脸庞。中考已经不远了,体考也早在几个月前结束,师大实验的早晨如今再没有我们奋力奔跑的身影,没有我们跑过时带起的一阵阵回旋的风,没有我们呼哧喘气声音,没有我的赛过朝阳的面庞。

一个多月后,初一的孩子们也再听不到毕业班传来的朗朗书声,经过实验楼时,再也看不到那些伏案刷题的学长们,再也遇不到在车站前抱着书包打盹的初三生,我们的故事,终会终结在六月,衬着夏天的朝气,我们却暗淡的退出这片舞台,为下一届的初三学子们让位,看他们拼搏在同...

  11

© 蒲桔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