蒲桔

有些微笑背后是紧咬着牙关的灵魂。

 

总是无法理解有些人,他们总是试图用各种方式去揣度他人,无论这种方法自己擅长与否。然后捧着结果对着你咧嘴笑:“也不过这样罢了,没什么稀奇。”眉眼眯成缝,透过延迟的光线观察着你的表情,蛇信子在身后滋滋作响。

不爽,真想说愚蠢的你们,怎么会懂无聊人士的自白。

撇眼不想看,他们嘲讽的一路跟着,盘绕在你的脚腕上,伸长了身子够着去看你的脸,他们真的很想看你脱下这层皮的样子,性质恶劣到夸张。

“有什么稀奇,有什么稀奇,你倒是给我看看呀。”

嘲讽的笑声交织成歌,在黑暗里潜伏着暗暗发芽。

愚昧。

无知。

“听起来你很聪明似得。”

思维不在一个空间,平行着的,没有交点,说再多也是多余。

退让被当成逃离,他们笑的更欢快了。

笑吧,唱吧,半身在土壤里蛰伏,还不知拔不拔得出。

哈。


14.03.16  

  2
评论
热度(2)
  1. 溯央蒲桔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蒲桔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