蒲桔

有些微笑背后是紧咬着牙关的灵魂。

 

2014.3.8

第十二律:

如果要我描述一下,那么我会选择这么一句:我恋爱了。
不大吻合,但恰好合适。当我想起来她的时候,心头有微微的疼痛与甜蜜,连迈出步子这样困难的事,也微不足道了。
想要拥她入怀,迎接晨曦,挥别夕落,在每一个深夜相拥而眠,在每一个午后相视而笑。止不住的思考着未来,再多一点也没关系,擅自陷入了朴素味道的温和里。
好像恋爱是更猛烈的,不过或许这也算是爱恋,因为我们两情相悦,腻味相依。

尽管因为有了她,世界开始步入正轨,然而它仍旧会时不时的用恶毒的手指攥紧心脏,时时刻刻的提醒着这无法磨灭的罪孽。
我已经一周没见过它了,也许是托恋爱的福,我本以为这是绝不会出现的,但现在,就算是光线和布料都伤不到我了。
尽管伤口仍在瘙痒,密密麻麻的交错着,看起来残破不堪。

然后天亮,我就要去见那个人了。我不知道她能如何,我甚至在想就算不去见,只要有我的爱人这一切又有何可畏?尽管很多时候我仍后悔迷茫,但已经许约了不会放弃治疗,我只能从冰箱上下来,继续当个沉稳帅气的逗比。
这人世就是个熔炉,凄凄苦苦。一一忘了是哪儿的话,可惜我正青春年少,重度中二,打我嘴中出来,总觉得无病呻吟,不是那么个味儿。我只能大发感慨,想要当个“人”真难。恪一语中的反驳我,不轻不重一句话,“哪有容易事”。我仔细一琢磨,还真就是这么个理,再也不好絮叨。

我对文字,大多怀着敬畏心,不敢玷污亵渎一一事实上我是个文盲,大字不识一个,也毫无进取学习的心,便时而刻薄尖锐,时而自艾自怨。我总仰着他人鼻息而活,如今连鼻息也越发懒于仰望,只在鞋地的缝里蹿蹿。
真是废了。
现如今,我也不知苟活的意义,只是想到了她,我还能再努力一把。
早死晚死都要死,不如早死早超生。

期望那人今天能给我个满意的答复吧。

  4
评论
热度(4)
  1. 蒲桔第十二律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蒲桔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