蒲桔

有些微笑背后是紧咬着牙关的灵魂。

 

15.3.8

我觉得我就像一条寄生虫,在宿主的肉体里苟且偷生。似乎是期盼着这种不上不下的焦躁感的结束,所以期待着死亡,可似乎又因为必须得对这副肉体负起责任来的关系,必须日复一日忍受煎熬,努力活着直到它死去。(如果非要形容这种责任感,那就是虽然期待着有外力打破我生命的平衡,以“意外”的方式让我死去,最好是一招致命一命呜呼,否则如果让我留还手的力气,我一定拼了命也要反击,以捍卫我无聊生命的自尊心。)


似乎十分容易烦躁,因为我是个平凡的人,实在太过平凡,让我想做点什么而使我显得特殊起来都无能为力。我有着平凡的童年,也许是因为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事情,我对它的记忆也几乎是模糊的,对童年几乎为零的记忆也许能成为我变得特殊的契机,可我知道,仅此而已是远远不够的。


我多希望我有个悲惨的童年,被虐待,被遗弃,被施暴,或者被做了更多很过分的事情,如果可以,最好让我在那时因忍受不住虐待而夭折,不是因为屈辱或者是无聊的自尊心而自虐而死。这样日后也能成为楼下花坛边坐着闲聊的大妈茶余饭后闲谈的资本,她们间或啧啧叹息着,多悲惨一个娃啊,小小年纪就……等,之类而言。


或者是儿时的悲惨记忆给我的人生留下了阴影,埋下了幽闭恐惧症,自闭症,被害妄想症,精神分裂,具有反社会人格倾向之类的心理疾病,这种确切的病因和病症判决让我安心,而不是天天努力说服自己“我不是个精神病我很健康”和“我是个精神病我想杀人”之间,徘徊不定。


再或者,给我一个充满美好回忆的童年,愉快的事情充斥着我童年记忆的每个角落,能成为个阳光自信且上进的人,温柔体贴又大方,或者是普通的好人,也可以,快乐的童年能成为我自我夸赞和认同的资本,而不是如今这种一静下心思考自己就有的不上不下的感觉。


无数次问过自己的问题如今再次被提起:


我,为何活着,为什么而活,打算活到什么时候,什么坚持我苟且至今,以及,什么时候我才能死。


  2
评论
热度(2)

© 蒲桔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