蒲桔

有些微笑背后是紧咬着牙关的灵魂。

 

2014.5.30

我就这么匍匐在桌上,侧着头看着这个躁动不安的班级。离下课,不,离放学仅有二十分钟,空气中充斥着班里种种人躁动的情绪,它们互相碰撞在空气中,燃烧在心底,最后融进血液里,渗进毛囊,透出皮表,把气氛染的火热。

“青春的味道可并不是那么好闻。”我趴在桌子上闷闷的想。

胃疼。

在这个燥热的夏天,沉睡了三季的胃也开始活跃。粘膜互相搅和着,又在不断分离着,胃液在柔软的肉袋中润滑翻腾,一切运动着的肉块都显得那么热情又有活力,仿佛是在刻意的歌颂这场空前盛会难得的安静黎明,亦或作为是它结束前用来压轴的互动,总之,一切都与我无关。那一具具热情的躯体离我这么近,却是那么远,都不关我的事。它们所谓的激烈的交互,所迸发出的炽热的灼岩,都不足以融化我,因为我只觉得冷,从皮表,从内心,也从那躁动着的胃里,散发出丝丝凉意。

好多种不同的声音在呼喊着我的名字,可我并不给予回应。我就继续这么躺着,暴露着,感受着汗珠滴滴渗出皮表,慢慢透进湿冷的校服里。发丝逐渐被汗液凝合,我嗅着浑浊不堪的空气,听着透过木桌子腿传来楼下班主任教训人的那气急败坏的声音。

我就这么蜷缩着,等着灵魂逃离肉体,也许那样才能融入这场热情的盛宴。

铃响了。

梦醒了。

可我还是冷的。  

………………

于2014.5.30

  1
评论
热度(1)

© 蒲桔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