蒲桔

有些微笑背后是紧咬着牙关的灵魂。

 

袜子和红太阳

头靠在扁扁的枕头上觉得有些湿,似乎是刚洗的头发水汽还没干的缘故,脑子被蒸的热乎乎的。躺在床上也能闻见床下被我死死塞往球鞋里的臭袜子味儿,感觉真是粗糙。咸腻的汗味儿和青春揉在一起,不该说好闻,可只有这时才让我感受到活着的实感,它们就这样静静的躺在沾了灰的球鞋上,和世界一起安眠。

可我还醒着。

一天七个小时的睡眠变得奢侈,自由行走的时间被一点点压缩,为了偷懒趁下课打会盹,不得不被迫的减少跑厕所的次数,压榨那膨胀的快裂开来的尿意。嗯,说的有点俗,可初三乱的我头脑发昏,也只好口不择言。昆明现在天气就开始热了,水蒸气被热浪逼迫着升空,教室里隔着墙也看得到屋外的热,每一节课用不缺捂着鼻子往水龙头跑的同学,不是看到了什么,而是生活在这儿的我们鼻腔太娇嫩了,稍微一刺激就会裂开,洇出鲜红的血。我每节课抱着水瓶咕咕咕的灌水,渴了灌,口干灌,困了灌,为了躲避老师的点名背书也灌,无聊的时候也灌,感觉自己变成了金鱼,给我个鱼缸我就可以嘟噜噜的吐泡泡了。

23℃并不高,可在温暖如春的昆明也够怕人了。课间去厕所的路上偶然一瞥就看见了鲜红的日光,透过楼层的窗子直直的射向参差的楼梯。我和同伴着实吓了一跳,于是就站在楼梯上呆呆的看了一会,看上上下下偶尔经过那片红色的光影,短暂的沐浴在阳光下的少年少女,没有一个人为这红艳的光线感到惊奇,他们穿透它走到另一头,毫不停歇,反倒显得我和同伴很闲,很傻逼,只有我们注意到了它,为它驻足了一会,可也还是要走的。


“真冷淡啊。”这样的话被我吞在肚子里,摸了摸鼻头被同伴拽走了。尽管我还是低下身抬头去看那个红太阳,尽管刺眼,尽管我现在已经记不清它的样子了。

4.16     23.40


………………

其实今天下午回家才知道昆明下午发生了一场火势严重的火灾,燃烧的灰烬浮到空中,浓烟蔽日,身处教室里的我又怎么会了解,光是顾着书声朗朗就够无力,哪还有机会去知道呢。

所以红太阳也并不稀奇,只是被浓烟遮蔽,发出的光被吸收不少,才泛红的吧。

  4
评论
热度(4)
  1. 白 画 °蒲桔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蒲桔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