蒲桔

有些微笑背后是紧咬着牙关的灵魂。

 

万物皆显

《万物皆显》

鬼灯的冷彻同人

小短篇 清水

CP:鬼白

作者:朴尘

清明气节,有感而发,希望各位看官阅读愉快。
 
---

"万物生长此时,皆清洁明净,故谓之清明。“

——《岁时百问》


====

    白泽像往常一样从床上坐起,怔怔的缓了一会后,才意识到今天是清明。

    他心情有些沉重,和往常不同,他洗漱完后并没有急着去整理昨夜未配好的药方,甚至连早安的招呼都忘了和一旁的桃太郎打,就浑浑噩噩的跨出了门槛,朝着他培育的一片花田走去。

    清明节在中国不仅是个节气,它也还是一个很重要的节日。身为祭祀节日而存在的清明,每到这一天,人们总习惯携一束白菊,和家人一同来到先人的坟前,摆一席贡果,倾几碗清酒,再拿出备好的纸钱,沉默着在坟前看着纸钱一点点被火舌吞噬殆尽。听起来是个很悲伤的节日,其实不然。那之后人们还会为坟墓培上几分新土,折下几枝嫩绿的新枝插在坟上,叩头行礼祭拜,对已逝的先人说一些表示怀恋的话,最后吃掉酒食,回家。

    清明节的习俗也因为朝代更替变迁了多次,身为中国的瑞兽,白泽甚至不是很清楚清明节到底该做些什么,因为他活的实在是太久了,久到记不起很多很多事情。

    白泽从来不是一个感性而矫情的人,可他总是会在这一天感到莫名的悲伤。那种感情像是从遥远的以前踏破光阴而来,隔着时空对他诉说着悲凉。白泽是瑞兽,虽然世传他很少出没,除非有圣人治理天下,才奉书而至,但他其实也像别的神兽一样,接受人民的祈祷并为其消灾解难,所以他也从来不会闲。人们总是祈福神兽降临在他们需要之时,为他们招来幸福,化解戾气。只有这样,才能被视为吉祥的象征,而被世人所供奉。白泽并不喜欢去解救那些身处困境却不想自我解决,反而懦弱的祈求神明带来转机的人,这样的人民让他从心底觉得可悲。一个不会自救的民族,又怎么能希望它长久呢。

    但是白泽又不得不去做,即使他不乐意,可他是神兽,他是世人的希望。他能看到千百子民在逆境中的满眼绝望,他能听见世人的轻声祷告,他能感受到数万人民对他降临的期待,所以他不得不做。可他真正回应的祈求却很少,毕竟他不想成为人们懦弱的理由,所以他尽可能的少做一些帮助,更多的是为世人指点,让他们自己寻求突破口。

    他帮过不少人,现身次数也不少,可能被世人所记住的却不多。他帮过几位有识之士指点迷津,被世人牢记的也就只有那几次,所以他渐渐被世人理解为只为圣人而出现的瑞兽,并不是寻常百姓可高攀的起的,所以供奉他的人越来越少,直至渐渐被世人所遗忘,他心寒,可他能说什么,只能日复一日的灌着酒,一边对其他神兽嘟囔着:”这有什么不好,我还乐得清闲。“眼角的红纹遮盖了泛出的晶莹,前额的碎发也盖住了无奈而皱起的眉头。所以大家都看他笑的眉眼弯弯,真是一幅快活的表情,让那些忙碌的神灵可真有些羡慕。

    可白泽怎么想的,只有他知道,也只能他一人知道。

    所以他每天都笑着饮酒,化作人身与天界赋闲的仙宫们谈笑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

    白泽来到那片菊园,那是他很久很久以前在桃源乡亲手垦的一片良田。那时正值中国的道光年间,他在天界看到中国子民的处境,收不到一句祷告的他即使焦虑却也无计可施,只好默默的撒下了白菊种子,将他对人民的佑福寄托在一粒粒种子里,等着看它们抽叶生根,蓬勃生长。

    几个月后,他对着没有丝毫动静的田地,泣不成声。

    那之后又过了好久,白泽才又去看了一遍那片田。田里杂草丛生,显得凌乱不堪。可眼尖的白泽还是看到了角落里的一株白菊,因为日照不足显得矮小,可它还是在那里倔强的生长着,一点没有卑微低谦的样子。白泽激动的红了眼眶,跑进地里开始拔除野草,重新施肥,培土,然后认真的把一颗颗白菊种子撒进土里,填土,浇水,直到一颗颗种子冒出了芽尖儿,白泽才露出了这几百年来的最舒心的一个笑容,眼角的红纹在日光下红的耀眼。

    今时今日又来到了这里,白泽心里满是惆怅。他轻轻的迈进葱郁的花田间,俯下身,轻嗅白菊散发的清香。桃源乡十分温暖,花总是要提前几月开,与季节不符的白菊开着,总让人觉得突兀,可白泽并不在意。他自顾自般的对着花笑着,可脸上却满是悲伤。

    ”白猪。“身后传来熟悉的沉稳声线,白泽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来了。只不过他能找到这里,让白泽有些惊奇。

    ”鞋拔子面瘫,大清早的,你又来干什么。“白泽没有回头,因为他觉得自己的表情一定很精彩,这可不能让这个宿敌看到,不然不免又是一番耻笑。

    身后迟迟没有动静传来,白泽有些疑惑的扭过头,可还不及看清,就被拥入了一个宽大的怀抱。

    ”你...你干嘛...“白泽有些呆,毕竟事发突然,给他一百个重新开始他还是不会想到是这样的打开方式。

    见鬼灯没有反应,白泽脸红着挣扎,惊愕与不堪轮番上演,白泽有些受不了,声音都有些抖:”快...快放开啊!“

    感受到白泽的挣扎,鬼灯抱的更紧了。他甚至俯下头,埋在白泽的颈间,用闷闷的声音说道:”别露出那么悲伤的表情啊,蠢猪。“

    白泽停止了挣扎,他有些不敢置信的抬起头。鬼灯逆着光的脸看不清是什么表情,大脑有点短路,不过他还是在想:他到底是怎么看到的,他出现的时候是在我身后啊。

    鬼灯过了一会就松开了手,白泽愣愣的立在原地,等着鬼灯开口解释。鬼灯朝旁瞥了一眼,也没说什么,只是俯身拎起酒罐,拿出怀中的两碟酒盏,挑了挑眉,沉稳对还在当机的白泽说:”喝酒吧。“

    然后他们俩就在菊田边寻了一处草坪坐下,望着在微风中摆动的白菊沉缄不语,一盏又一盏的品着酒。

    直到白泽喝的有点晕,两颊浮起了浅红,鬼灯才开口:”清明...一个人,挺难过的吧。“

    ”啊?“白泽反应有些慢了,他听不清鬼灯说了什么,只是看着鬼灯的嘴一张一合的说着,他觉得有些热。

    一阵清风吹过,白泽有些不稳,鬼灯干脆一把将白泽摁下,让他靠在自己的腿上,轻轻的拈着白泽红色的耳坠,手指研磨着上面光亮的铜钱。

    ”有些事...“鬼灯顿了顿,低头看着白泽迷糊的脸,不知道怎么开口。

    ”恩...?“白泽含糊不清的应答着,静静的靠在鬼灯的腿上。

    风有些暖,白菊在日光照射下摇曳的有些安详。

    鬼灯轻轻拨开白泽额间的柔软发丝,俯下身缓缓吻在那只红色的眼睛上,静静的说:”有些事...你不说,永远不会有人清楚。“

    白泽含糊的像是睡着了,可嘴里还是嘟囔着,在说着什么。

    鬼灯把耳朵凑近,只是听见:

    ”清...清明...气清...景明...“

    鬼灯好像是终于明白了什么似的,唇角含笑,接道:"万物皆显。"

==========END===========

清明,气清景明,万物皆显。

 

  13 1
评论(1)
热度(13)

© 蒲桔 | Powered by LOFTER